教育

高原上,三朵怒放的格桑花

作者:admin 2017-09-12 我要评论

援藏的老师很辛苦,援藏的女教师更辛苦。2016年8月,来自17个对口支援省市和教育部直属高校附属中小学校的800名教育管理人员和专任教师进藏,进行组团式教育援藏...

援藏的老师很辛苦,援藏的女教师更辛苦。

2016年8月,来自17个对口支援省市和教育部直属高校附属中小学校的800名教育管理人员和专任教师进藏,进行组团式教育援藏。日前,记者分别在拉萨、日喀则、山南采访了三位普通的援藏女老师,听一听她们的援藏真故事。

程丽萍:帮藏区的孩子打开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

高原上,三朵怒放的格桑花

“泽玛老师来了!”每次走进教室,程丽萍听到同学们熟悉的声音,心里都会有点暗暗得意。她知道,泽玛,在藏语里是“美女”的意思。

但爱美的程丽萍感受到了高原气候的严峻,一年下来,白头发多了,皮肤对强烈的紫外线过敏,脸上出现了红血丝……“整个冬季,才是最难熬的时期。”程丽萍告诉记者,西藏每年的10月到次年4月是旱季,空气异常干燥,虽然整夜开着加湿器,但大多数老师早上都会流鼻血,即使不间断地涂抹唇膏,仍然挡不住嘴唇干裂出血,吃饭说话会再次撕裂。空气中的含氧量也愈发减少了,只有内地的40%,讲课时说几句话,就要大喘几口气再接着讲。晚上睡觉几乎没有人会一觉到天亮,总是翻来覆去,甚至有时候会憋醒,大口呼吸后再迷迷糊糊睡过去。

报名援藏,程丽萍第一个征求意见的人不是丈夫,而是弟弟。因为父亲近几年生活不能自理,母亲患有冠心病、骨质增生,程丽萍所在的烟台龙口一中离父母家比较近,一直以来都是她在照顾,父母在生活上和心理上对她非常依赖。弟弟非常痛快地答应并决定辞职在家专心照顾父母,让她放心支教。

藏区的孩子们要同时学习藏语、汉语和英语三门语言,英语是他们非常打怵的一门学科。日喀则市第一高中是对全西藏招生,有些在偏远农牧区的孩子在初中根本就没开过英语课。针对这个情况,程丽萍从字母音标入手,拿出大量时间带领学生把初中的单词从头到尾复习了两遍。现在孩子们升高二了,明显看出来阅读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也许正是因为程丽萍的教学方法适应了孩子们的程度,也提高了他们学习的兴趣,她所带的班级在历次测试中,一直是级部第一名,甚至在高一期末考试中超过了重点班。

一天,一个叫索朗央珍的女孩,悄悄找到程丽萍,让她帮助参考一下,自己考哪个大学,才能当一名英语老师。看着这个才上高一的女孩,程丽萍知道,央珍是因为特别崇拜她才想去当英语老师的。程丽萍告诉她,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一个个去实现,就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

“我想教给他们学习的方法,帮他们打开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让这些纯净的眼睛和灵魂,看到外面的世界,了解外面的世界,更能正确地认识这个世界。”程丽萍说。

杨翠琼:援藏也是援自己

高原上,三朵怒放的格桑花

高反缺氧,并不是杨翠琼最艰难的时刻。2016年9月18日,进藏仅仅一个月,杨翠琼就经历了丧母之痛。而此刻的她,刚刚适应这里的环境,刚刚接手新工作,一切都在摸索中,一旦中断,就得重新再来。思忖再三,她咬着牙放弃了见母亲最后一面的机会,通过视频在千里之外送别母亲。

杨翠琼承认自己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因为不适应当地的饮食,还哭过好几次鼻子。而在进藏之前,家里人是一致反对的,从小受到三个姐姐两个哥哥的呵护,结婚后,老公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家里人都担心有些娇惯的她吃不了这些苦。可执拗的杨翠琼因为心中的西藏情结,坚持报了名。当时,家里人都寄希望于体检,没想到,平时弱不禁风的杨翠琼,体检竟然通过了。

“你的梦想不让你去,你一辈子都会拿这个说事的。”最后,爱人妥协了。

从湖北宜昌市枝江一中到西藏山南市一高,这个重点中学重点班的语文老师,却突然发现不会教了。同样是高一的学生,教材不一样,学生的水平也有很大差距。

杨翠琼告诉自己要慢下来。

她发现,孩子们在集体回答问题时,声音都很大,但单个提问,就张不开口,缺乏自信是这些孩子们的共同弱点。为了让孩子们张开口,她想尽办法,开各种小活动。在班里开了个“我最喜欢的一本书”读书交流会,人人参与,现场演讲。第一节课,孩子们很害羞,有的还用书挡着嘴,声音很小。但到了第二节课,孩子们明显自然多了,声音大了,语言流畅了。杨翠琼让学生自己做评委,现场打分,评出自己心目中的优秀选手,而且,每个组获得优胜的4位同学,能拿到杨老师亲笔提写赠言的书籍做奖励——这些书,也是杨翠琼自己掏钱买的。当然,对于得分最低的同学,杨翠琼也设置了一个小小的“惩罚”,重新准备,再讲一个小故事。随着各种小活动的开展,同学们学习汉语文的兴趣明显浓厚了许多,以前作文只能写二三百字的,现在写七八百字没问题。在和孩子们的交往中,杨翠琼也在逐渐坚强。

“援藏也是援自己,我自己也在成长。”杨翠琼告诉记者。

张丽新:第一节课就爱上了西藏孩子的眼神

高原上,三朵怒放的格桑花

如果说,杨翠琼和程丽萍是孩子们心目中妈妈级的“女神”,那么,张丽新则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定位为“姐姐”,因为,她只有24岁。援藏时,大学毕业刚刚一年,是北京组团式教育援藏团队中最小的一员。

从繁华的北京城来到海拔3800米的拉萨,是因为在大学期间种下的支教梦想。青春的律动让张丽新有了一颗不安分的心。“因为我还年轻,我才有机会不再局限于‘心想’,让我的梦想变为现实。我很感谢也很感恩能够在最美的年纪得到最重要的机会。”

决心和信心是需要考验的。雪域高原馈赠张丽新的第一份礼物就是长达7天的严重高反。2016年8月2日,飞机落地后的四个小时,头痛、失眠、流鼻血的症状接踵而至,而中间只有一天的调整时间。头疼就吃高原安、芬必得、百服宁,失眠就吃安定,症状不见好就加些剂量。在她的心里,藏着一句话:“我是最年轻的援藏教师,不能给团队拖后腿。”

张丽新负责拉萨北京实验中学的高一四个班级的政治课,每周12节课。到了西藏她才了解到,很多藏族学生上小学开始才接触汉语,因此在听课时会有轻微的理解偏差,这就对她的备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开学至今,张丽新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和当地老师请教教学经验,交流教学心得。课后,她就会把自己当成一个姐姐,走到学生当中聊家常。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私塾岂能取代义务教育

    私塾岂能取代义务教育

  • 中央民族大学搭建有温度的迎新通道

    中央民族大学搭建有温度的迎新通道

  • 二孩时代的家庭烦恼如何破解?

    二孩时代的家庭烦恼如何破解?

  • “海归贬值”实为人力市场价值理性回归

    “海归贬值”实为人力市场价值理性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