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ISIS溃败之时,记者在中国义乌探访摩苏尔商人

作者:admin 2017-08-26 我要评论

ISIS溃败之时,记者在中国义乌探访摩苏尔商人...

8月9日,一篇题为《打跑IS之后,义乌小商品占领了摩苏尔》的文章在朋友圈流传,称苏尔商人早在一个月前就意识到胜利是势在必得,开始着手联系货源,而他们的目标供货商,正是坐落在中国义乌的外贸公司。这则新闻标题党了些,但是义乌的确靠低端全球化把中国的日常生活和陌生彼端的战火联结了起来,对许多中国人来说,并不能分清一个来华做生意的中东人来自哪个国家,更别说他们生活的城市发生了什么,ISIS意味着什么,解放又意味着什么,发生了怎样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又如何艰难幸存。看到这则消息时,我们正在义乌考察中东商人群体。

巧合的是,一个月前,摩苏尔刚传来解放消息的时候,我们也在义乌。7月9日,从酒店醒来的早晨,我们从Twitter上看到了摩苏尔解放的视频。后来这个消息作为一个意义非凡的事件出现在各大中文媒体——拿下摩苏尔称得上是中东反恐斗争的重要转折点。10日晚,包括首都巴格达以及摩苏尔在内的伊拉克主要城市都举行了大规模庆祝活动。视频中,在摩苏尔老城区靠近底格里斯河的街道上,在战乱过后的断壁残垣上,伊拉克士兵们载歌载舞,坐在装甲车上进行胜利游行,与居民一起欢呼,向天鸣枪庆祝。一年来,媒体对摩苏尔战役的报道紧跟每一步发展,因美国的支持和参与,在美国主流媒体上大幅度曝光,为世界人民熟知,那一刻胜利的情绪也为全世界所分享。

其中包括义乌。义乌和遥远的国际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秘密是外贸数据,据媒体报道,去年义乌靠特朗普、希拉里两方订做旗子的量推测美国选民心态,从而提前成功预测了大选结果,并非全然牵强附会。如果按照《打跑IS之后,义乌小商品占领了摩苏尔》中的说法,有的摩苏尔商人在全城解放之前已经来到义乌,正在采买物资的他们听到家乡传来解放的消息该是怎样地充满喜悦和使命感。我们随即决定寻访在义乌的摩苏尔商人,一探究竟。

特稿|ISIS溃败之时,在义乌探访摩苏尔人

当地时间2017年5月15日,伊拉克摩苏尔西部,伊拉克反恐部队与ISIS交战,难民逃离。视觉中国 资料

一.苦难

今年五月的一天,在义乌的阿里接到了一通电话,听到了对面的声音,立刻失声痛哭了起来。对面的声音只是不断地重复:“这里好了,没事了……”这是阿里跟身在摩苏尔的兄弟一家失去联系七个月后,第一次接到那边的消息。政府军进入了摩苏尔,在抵达兄弟的房子时,把电话递给了他。此前的七个月里,在义乌做生意的阿里不知道兄弟的死活,也不知道摩苏尔究竟在发生什么。

2014年6月,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被ISIS占领,成为ISIS在伊拉克境内的大本营。摩苏尔是尼尼微省首府,位于首都巴格达以北约400公里处,虽然ISIS宣称叙利亚北部城市拉卡为“伊斯兰国”的“首都”,但是多数高级官员都驻扎在摩苏尔,很多重要决定都是在摩苏尔做出的,可以说是“伊斯兰国”的事实“首都”。摩苏尔是伊石油主产区之一,被认为是ISIS的经济命脉,据报道,ISIS仅贩卖摩苏尔南部一个镇油田出产的石油,每月收入就达100万美元。

位于义乌的宾王商贸区是中东人的聚居区。摩苏尔人隐没在中东商人群体中,对中国人而言不具备任何辨识度。在去政治化、商业逻辑压倒一切的义乌,与贸易挂钩才有“意义”。商贸区临街是琳琅满目的中东餐厅、旅馆和商店,而走到这些房子的背面,却有些隐蔽的入口贴着公司的招牌,里面每个楼层可能有一家公司。我们顺着招牌一家一家的找过去,在一套公寓中,历经了几次碰壁,终于见到了一家摩苏尔贸易公司的老板阿里。

在这商住两用的公寓里,异质空间的并存是真实的,阿里桌上摆着吉隆坡双子塔的模型,身后墙上挂着穆圣名字和清真岩,对面鱼缸里热带鱼游弋,他好像坐在这里等着我们,回答关于中东政治等问题。根据我们在义乌与商人打交道的经验,政治绝对不是这里的商人经常谈论的主题。义乌有把远方的国际政治和教派冲突扁平化的魔力,也许未来的跨境电商时代会使一切更加虚拟,但眼下,真实的办公室里坐着真实的人。阿里看起来五十岁上下,上唇浓密的髭须修剪得整齐,发际线退后留下了油亮的头顶。此前周遭人的讳莫如深,让我们面对他的时候有些忐忑,然而他却出乎我们意料的坦诚和慷慨,在得知我们是记者之前,就已端上了茶水和点心,放下了手头的公务,准备好了跟我们聊聊他千疮百孔的故乡。

特稿|ISIS溃败之时,在义乌探访摩苏尔人

阿里。澎湃新闻记者 李丹 摄

占领的三年里,这个城市逐渐沦为了一座监狱。几年间,媒体的消息从未间断:300多处重要古迹被毁,比这更严重的是大规模的屠戮,集体砍头、平民做人盾,被困平民只有很少的食物和饮用水,没有电可用,进入医院也受到限制……

阿里在占领之初,就关闭了他公司在摩苏尔的办公室,另一处位于摩苏尔城郊20公里的存放电视等货物的仓库已被ISIS夺走。摩苏尔有钱有能力的人纷纷离开了,没钱的人只好继续留在那里。阿里的一个兄弟因为有一个有着十几个子女的大家庭,迁居困难,就只好留在了那里。

而最近的一年,全城封锁,再没有逃亡的可能性。阿里不再能够和兄弟通话,每个人的SIM卡必须上交ISIS,如果被发现没交,会被杀死。“ISIS害怕有间谍。”

留下来的人,每天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据伊拉克政府披露,截至2015年8月7日,摩苏尔当地及周边地区遭遇杀戮的人超过2000人次。ISIS对外发布的“死亡名单”显示,遇害者包括警察、律师、官员、医生、什叶派的平民等。

“你抽烟吗?杀。你喝酒?杀。”在义乌生活长达八年的摩苏尔小伙子阿丹痛心疾首地告诉我们。或许抽烟喝酒不至遭致杀身之祸,但是自占领开始,ISIS就成立了所谓的“伊斯兰法庭”,对违反其所解读的伊斯兰律法者,施以残酷刑罚,连妇女儿童也不放过。

我们见到阿丹是在同一片商贸区的一家叫做“巴格达”的伊拉克餐厅,这里是很多在义乌的伊拉克人的聚集地,墙上的电视播放着伊拉克新闻,仿佛置身伊拉克。这是我们首先想到的寻找摩苏尔人的场所。在我们急切的询问下,餐厅的老板回忆起几天前还见到了两位解放后刚刚从摩苏尔来到义乌的商人,可惜已不知去向。不过,通过他,我们找到了阿丹。

特稿|ISIS溃败之时,在义乌探访摩苏尔人

阿丹朋友圈里的照片。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美军就撞船事件强硬表态!金一南:呵呵

    美军就撞船事件强硬表态!金一南:呵呵

  • 美国军人佩服中国士兵战斗力 称最好不

    美国军人佩服中国士兵战斗力 称最好不

  • 中方回应印修公路运部队到边界:印方打

    中方回应印修公路运部队到边界:印方打

  • 95岁杨振宁恢复中国国籍,转为中科院资

    95岁杨振宁恢复中国国籍,转为中科院资